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5-28 19:02:13

                                                                  周忠和认为,现行科普法实施以来,科普领域各个部门间在职责、利益等方面存在相互掣肘现象,导致相关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实效不强。

                                                                  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这些言论曲解香港特区和中央的宪制关系,将香港落实‘一国两制’污名化,并且干预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

                                                                  发言人强调,“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其他国家来说,国家安全立法均属于中央事权。全国人大通过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决定),完全属于全国人大的权力范畴。透过防范、制止和惩治任何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的行为和活动,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内部事务的活动,将由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按照决定订立的国家安全法,将会令香港恢复稳定,并更有利于保障香港巿民的合法权益和自由,为香港的长远繁荣作出贡献。”

                                                                  公报表示,不能否认,香港自去年六月以来受到不断升级的暴力所困。涉及爆炸品和枪械的事件屡屡出现,构成恐怖主义风险,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此外,提倡“港独”和“自决”的组织据称得到外国或外部势力支持,煽动示威者,尤其是年轻人,挑战中央和特区政府的权威。这些事实了然可见。“某种程度上说,谣言比病毒更可怕。”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理事长、中科院院士周忠和委员表示,此次疫情期间,新媒体上出现的许多传播力、影响力巨大的抗疫科普作品,在引导公众科学应对疫情、科学生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网上传播的各类伪科学谣言,引发公众恐慌,却找不到追责和执法的法律依据。“科学技术普及法(以下简称科普法)已经施行18年,科普领域形势已大不相同,大量专业科普从业者的出现,也带来了一系列新问题。是时候对科普法进行修订了。”

                                                                  陈玲总结,立足现有的我国科普法治,难以正面回应新型科普形式带来的权利义务剧烈变化,难以积极应对新型科普现象所带来的法定职权与法定边界的模糊,更难以有效解决新型科普纠纷所引发的观念碰撞和权利冲突。

                                                                  “涉疆问题根本不是人权、民族宗教问题,而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赵立坚说,中国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治疆举措,受到新疆各族人民普遍支持,也得到国际社会积极评价。“美方拿涉疆问题做文章,完全违背客观事实,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进一步暴露其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以及干涉中国内政的险恶用心。”

                                                                  【海外网5月29日综合报道】香港特区政府29日凌晨发布公报,强烈反对美国国务院按所谓“香港政策法”提交的报告内以偏概全的言论。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敦促美国停止干预我国及香港的内部事务,强调若美国对香港施加制裁,会严重损害美国自身的利益。

                                                                  “目前我国大多数公众都在‘网上’,特别是在全民自媒体时代,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信息芜杂,为避免伪科学蔓延,打造有社会影响力并能即时发声的科普媒体平台至关重要。”中核集团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院长段旭如委员建议,加强科协、科研单位等组织和机构与媒体平台合作,主动培植一批有权威性及社会影响力的科普媒体平台。特别是针对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通过这些科普平台主动及时传播相关科学知识,回应群众关切。29日,有记者在外交部例会上就近日美国会众院全会审议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一事提问。发言人赵立坚回应称,美国国会有关法案,无端指责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和中国的治疆政策,大肆抹黑中方反恐和去极端化举措,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科普新使命呼唤更强法制保障

                                                                  然而,18年来,科普法没有修订也没有制定实施细则,在新形势下遇到一系列问题,比如科普经费投入,网络科技传播的科学性严肃性等问题,亟须科普法给予更加有力的保障。